活动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与活动报名 >> 活动新闻
【你好,燕子!】根与芽新项目启动,期待你的参与!
日期:2017-08-24 发布人: 】【打印 关闭
1
 
       2017年5月23日早晨,后海社区活动室。10名小学生和10名来自本社区的大妈大爷把不大的房间占得满满当当,聚精会神听台上的鸟类专家讲故事。
 
一次,拍摄人员欲对一间民宅门前的家燕巢拍照,却遭到了住户的阻止,理由是担心拍摄会影响燕子正常的繁殖和育雏。这家的居民表示,这窝燕子当年已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繁殖筑巢失败两次了,如果这次尝试仍然失败,它们也许就来不及迁徙到南方过冬了。
 
       而在一位老奶奶家,家燕年复一年地在她家中的一只灯罩上筑巢。巢垒的越来越大,灯罩都被压歪了。为了不让灯泡的热量影响燕子孵卵,燕子整个繁殖期间,尽管有诸多不便,她都绝不打开这盏灯。
 
       这是中国观鸟会会长付建平老师在5月23日根与芽“你好,燕子!”社区活动上,讲述的在她燕子调查活动过程中遇到的两个小故事,她感叹于人对燕子这样一种野生动物如同家人般的照拂和深厚的感情。
 
燕子知识讲座(摄影:新华社 李鑫)
 
       的确,自古以来,燕子就是与人们在生活和情感上最为亲近的鸟类之一。从项目面向全国范围做的前期调查来看, 94.76%的人对燕子怀有正面的印象和一定的感情,有40.22%的人回答燕子曾经在自己家里或者自己生活的社区做窝。而在许多地方,居民甚至将在自己家屋檐下筑巢的燕子看作是家庭成员,认为燕子到自家落户会带来好运,因而对它们倍加珍重。
 
       付建平老师的讲座结束后,鸦儿胡同小学的孩子采访了后海社区居民,主要是请居民们来谈谈各自对燕子的记忆和看法。孩子们是清一色的00后,居民们则多半出生于半个多世纪之前,两代人在生存时间和生活经验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却在燕子这个话题上聊出了共鸣。
 
鸦儿胡同小学的学生采访后海社区居民(摄影:新华社 李鑫)
 
      “前些年还常能看见燕子窝,燕子一会儿进去啦,一会儿出来啦,都能看见,特别有意思。”一位大妈举起双手比划着,似乎是希望让孩子也能对那好玩的场景感同身受。她顿了顿,又说:“现在(燕子窝)都不多见了。我觉得还是要留一些空间让它们生存。”
 
       居民们关于燕子的回忆大抵类似,也与项目所做的前期调查结果相吻合。调查显示,有74.48%的人认为“和小时候相比,燕子变少了”。
 
一只北京雨燕从故宫角楼前飞过(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燕子数量在这几十年间锐减这一事实并非人们主观臆测,而是有着科学的统计作为依据。以北京雨燕为例。在上世纪前期,北京雨燕种群数量曾一度达到50000只之多,而到2002年,经过科学家调查仅余3000只,不足鼎盛时的十分之一。
 
       2000年夏天,首都师范大学生物学教授高武,重复1965年著名鸟类学家郑光美的调查方法,沿着故宫外围筒子河骑车慢行一圈,计得的雨燕数量从1965年的将近400只下降到了80只。城市绿地的消失、古建筑防鸟网的设立、城市绿化中杀虫剂的使用以及人们的捕捉都是造成燕子数量的下降原因。
 
古建筑上安装的防鸟网(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孩子们也是了解燕子的。五月伊始,“你好,燕子!”项目就在北京鸦儿胡同小学绿岛小卫士根与芽小组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小组指导教师李丽星老师带动全校师生用绘本课、绘画课、讲座等形式,让孩子们了解燕子一生的故事,并带领孩子绘制出一幅幅美丽的保护燕子海报。
 
北京鸦儿胡同小学学生作品
 
       也许是自然而然地明白燕子的离去不是一件好事,孩子们也对此感到悲伤。“我真的喜欢燕子,想要帮助它们,让它们继续生活在我们身边。”一个小姑娘这样对自己的采访对象说道。
 
2
 
       人们所常说的“燕子”,其实并不是同一种鸟。鸟纲雀形目燕科下有17属89种,鸟纲雨燕目下有雨燕科18属96种、凤头树燕科1属4种,这些鸟儿通通可以被归为日常口语中的“燕子”之列(世界鸟类手册HBW)。而“你好,燕子!”项目的目标物种,即以北京雨燕(普通楼燕pekinensis亚种,模式产地:北京,由斯文侯于1870发表)、家燕(Hirundo rustica)、金腰燕(Cecropis dauica)三种平日里最常见的燕子为代表的"燕子家族"。
 
三种常见的燕子(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燕子的生活习性使之与人类长久地相依相伴。它们喜欢在开阔地、草坪、池塘、稻田、河流及海岸湿地流连觅食,这些地方也多是人类聚居区,而它们的巢则多筑在屋檐、桥梁等建筑下,利用人造结构作为支撑。它们依赖于人类,同时也替人类解决病虫害的烦恼。
 
利用仿古建筑中“梁的环境”筑巢的家燕(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燕子曾是先民的图腾崇拜对象。《诗经•商颂•玄鸟》表明,商部族曾把玄鸟(古人因为燕子通体黑色而称之为玄鸟)作为祖先而加以祭祀,“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古人朴素的想象在今天依然有迹可循,历史书上的燕山、燕国,甚至北京的旧称“燕京”都可追溯至此。
 
两只家燕幼鸟(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而在历代的文学作品中,燕子也作为一种常见的意象,被人赋予独特的内涵。“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栖息数年情已厚,营巢争肯傍他檐。”“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在多愁善感的人类眼中,燕子是春姑娘的信使,是眷恋故土的旅行者,也是出入成双的有情燕。
 
       这种印象则来自于燕子的另一种生活习性——迁徙。它们会在不同季节往返于繁殖地和可以提供更好的气候和生活条件的地区之间,春天到来,燕子夫妇在繁殖地筑巢产卵,共同孵化哺育小燕子,冬天则带着小燕子们一同迁徙到温暖的南方,等待北方再一次的春暖花开。年复一年,循环往复。
 
北京雨燕迁徙路线(图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3
 
       今年,不远万里飞回北京的燕子们,也已开始忙忙碌碌,筑巢、孵卵,亦或是为年幼的燕子宝宝寻觅食物。
 
       活动这天,孩子和居民被带往北京什刹海后海北侧的烟袋斜街,这里是北京城市湿地以及老北京居民集中地,是家燕等鸟类的重要繁殖聚集区域;同时这里自古以来就是繁华的商业街,如今更是游人如织、人声鼎沸,加之房屋结构的改变,看似已经太不适宜野生动物生存,但燕子却积极适应环境,依然每年回到这里筑巢,繁衍生息,令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在烟袋斜街观察燕子的学生和居民(摄影:新华社 李鑫)
 
       短短数百米的烟袋斜街,分布着大量的燕子窝。一路上,每当头顶有燕子飞过,孩子们都会发出一阵欢呼。他们的声音中带着喜悦,就像遇见了不得的神奇风景,引起路人侧目。根与芽提前选了三处有燕子居住的巢址,作为这次燕子观察的主要对象。
 
集群的燕子(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第一处燕子巢址位于一家名为“墨缘”的书画店铺门前的射灯上,尽管燕子给店主带来了这许多不便,她依然不舍得赶走它们。店主埋怨说,这窝燕子每年都来,且不说常常从头顶落下鸟粪,还弄坏了她好几个灯,每个灯的损失都有上千元……正逢店主介绍时,燕子回巢了,引起孩子们惊喜的叫声,店主连忙劝道:“小点声别打扰它们,不然它们以后就不来了。”珍惜之情溢于言表,令在场人们不禁莞尔。
 
射灯上的燕子窝(摄影:新华社 李鑫)
 
       店主指指隔壁几家店铺,说道:“以前他们灯上也有燕子窝,他们嫌麻烦,(燕子窝)都给捅掉了,燕子就再也不在他们家筑巢了。”的确,一路走来,能见到许多店铺门前沾着泥土和草屑,那都是被人为捅掉的燕子窝所留下的痕迹。虽然大部分人喜爱燕子,但因为讨厌燕子叽叽喳喳或是认为燕子屎脏而捅掉燕子窝的事情依然会有发生。
 
燕子窝遗迹(摄影:根与芽)
 
       另一家店铺的家燕巢建在邮局的音箱上。在邮局员工看来,燕子和人形成了一种友好互利的关系:“燕子在我们店门口筑巢之后,吸引了好多客人来这里驻足留影,我们觉得有燕子筑巢是一件好事,所以要好好保护它们。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怎么样能让它们过得更好,但是最后发现,保护它们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打扰它们。”
 
音响上的家燕窝(摄影:新华社 李鑫)
 
       而在最后一处燕子巢址,原本已经有些疲倦的人们突然兴奋起来。不大的鸟巢里竟然冒出了五只圆滚滚的燕子宝宝,整齐地沿着鸟巢边缘码成一排,好奇地打量着下面的围观者,丝毫没有怯意。聚集的人群吸引了不少过路游客,也纷纷加入到观察燕子的队伍中来。
 
五只燕子宝宝(摄影:新华社 李鑫)
 
       观察结束后,这次活动暂告一段落,但人和燕子的故事每天都发生着。矛盾并非不可化解,友善依然存在,但也需要更多人的参与和努力,才能早日让离开的燕子回到这里。
 
4
 
       2017年5月16日,北京根与芽社区青少年服务中心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登记注册,致力于引导青少年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鼓励他们用行动参与和谐社区的建设。“你好,燕子!”是中心成立后发起的第一个项目,号召全国范围内的青少年为保护燕子行动起来。
 
       面临着生存困境的燕子其实是我们身边诸多野生动物的缩影。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曾与许多动物共享同一片土地,然而如今城市的扩张、居住方式的改变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却使它们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乃至于失去置锥之地。
 
家燕(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于是,在燕子生存、繁殖地区和迁徙途经地区开展环境教育,通过对燕子的了解与保护,使相应人群认识生态网、食物链的关系,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从而为燕子们创造安全的生存和迁徙环境,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燕子这一物种,也是为了让人们由点及面地关注到身边所有的野生动物,树立与周遭环境和谐共存的意识,找回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
 
观察燕子的孩子们(摄影:新华社 李鑫)
 
       另一方面,借保护燕子这样一个贴近日常生活的话题,引导青少年参与到社区活动中,学习自然知识的同时,在与外界的互动中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小小社会公民的力量,对所在的地方真正产生归属感,从而实现自我的社会价值。
 
       同时发挥“小手拉大手”的作用,由孩子们带动家庭乃至于整个社区,共同走进自然参与活动,活跃社区文化生活的同时增加社区粘合度,让“住得近的陌生人”重新成为关系密切的“邻里街坊”,共同打造和谐社区。
 
后海社区燕子保护宣传栏(摄影:新华社 李鑫)
 
       北京根与芽希望在五年之内树立“城市动物友好社区”的概念,探索城市动物保护及公众参与方法,创建中国大陆第一个社区参与型城市物种保护项目。
 
       而将燕子面临的困境传播出去,吸引更多社会的关注,更是需要所有公众的参与。正如世界著名动物行为学家珍·古道尔博士曾经说过的:每个人都很重要,每个人都能发挥作用,每个人都能带来变化。
 
珍·古道尔博士为“你好,燕子!”项目代言(图片提供:根与芽)
 
       在后续活动中,我们期待有更多人的加入:
       如果您已经成立根与芽小组,请关注邮箱,我们会在近期通过邮件发送“你好,燕子!”核心学校招募通知。
       如果您是关心燕子的公众,请点击这里注册成为根与芽志愿者,获取燕子项目更多信息。之后我们也将会有一系列需要志愿者参与的活动。
 
       燕子的未来在你我手中,保护燕子从现在做起,一切都不晚。
 
 
燕子小课堂
 
       人们所常说的“燕子”,其实并不是同一种鸟。鸟纲雀形目燕科下有17属89种,鸟纲雨燕目下有雨燕科18属96种、凤头树燕科1属4种,这些鸟儿通通可以被归为日常口语中的“燕子”之列(世界鸟类手册HBW)。而“你好,燕子!”项目的目标物种,即以北京雨燕(普通楼燕pekinensis亚种,模式产地:北京,由斯文侯于1870发表)、家燕(Hirundo rustica)、金腰燕(Cecropis dauica)三种平日里最常见的燕子为代表的"燕子家族"。
 
       北京雨燕(普通楼燕pekinensis亚种,模式产地:北京,由斯文侯于1870发表)是以“北京”命名的迁徙鸟类。它是雨燕科雨燕属的小型候鸟,飞行速度快,擅长长时间、长距离飞行,于春夏季在我国北方繁殖。1870年,英国人温斯侯在北京首次采到其标本,并命名为“北京雨燕”。上世纪前期,北京雨燕种群数量曾达到鼎盛,约为5万只。但随着城市的发展,目前仅存约3000只。
 
北京雨燕(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雨燕的迁徙距离在同等体型鸟类中是最长的。其迁徙路线的单程距离超过1.6万公里,全年迁徙距离约为3.8万公里,其一生往返的旅程相当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据中国观鸟会2014—2015年对北京雨燕的追踪项目表明:北京雨燕在秋季迁徙中先后经内蒙古方向往西北迁飞,从天山北部到达中亚地区,然后向南穿过阿拉伯半岛,于11月上旬到达非洲南部越冬,主要集中在南非、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三国。2月至4月,这些鸟儿又沿相似路线返回北京。而这个迁徙路线,正与我国大力建设的“一带一路”相重合。
 
       家燕俗称“燕子”、“拙燕”。繁殖于北半球,冬季南迁经非洲、亚洲、东南亚、菲律宾及印度尼西亚至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在我国,家燕是一种常见的夏候鸟,喜欢栖息在人类居住的环境,多数鸟冬季往南迁徙,但部分鸟留在云南南部、海南岛及台湾越冬。
 
家燕(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金腰燕俗称“巧燕”。分布于欧亚大陆及非洲北部,我国除台湾和西北部外,分布于国内的大部分地区,多为夏候鸟。种群数量较多,生活习性与家燕相似,有时和家燕混飞在一起。巢址的选择上与家燕有别:家燕主要营巢在屋内,金腰燕主要在屋外墙壁上。(注:目前家燕已经适应人类生活的改变,筑巢学会从屋内移到屋外)
 
金腰燕(照片提供:中国观鸟会)
 
合作伙伴
 
中国观鸟会
       中国观鸟会原称“北京观鸟会(Beijing Bird Watching Society)”。由活跃在北京地区的一批观鸟爱好者于2004年发起并筹备成立,隶属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2015年1月按照有关文件规定更名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观鸟专业委员会,简称“中国观鸟会(China Bird Watching Society)”。
 
       中国观鸟会,组织本会的注册会员开展各种野外观鸟、保护鸟类、鸟类调查、鸟类环志、鸟类科普等活动;团结北京及周边的观鸟组织及广大鸟友推动民间的观鸟普及;广泛与各地观鸟会交流合作;积极开展现代观鸟的国际交往。提倡“科学观鸟,尊重自然”的理念,引导公众参与鸟类保护等生态维护与建设的志愿服务活动。
 
关于燕子调查与保护项目
       中国观鸟会从2007年借助北京奥运会福娃妮妮的形象,开始在北京地区开展《北京地区燕及雨燕的调查与保护》项目,在公众推广方面、做过公园宣传、中小学教师培训、西城区中小学开展征文及手工艺品征集等,与志愿者联合会合作开展宣传活动。在调查保护方面在城区做33个点线的调查,在颐和园做北京雨燕的环志,在后海地区指导四中学生开展家燕繁殖观察,进行家燕人工增殖试验并取得成功。同步调查及雨燕环志坚持10年,仍在继续。
 
感谢
 
首都师范大学生物学教授 高武
中国观鸟会会长 付建平
《北京地区常见鸟类图鉴》主要编撰人 王瑞卿
台湾大学环境教育研究所在读博士生 吴蒙
野生动物保护行动者 陈月龙
北京四中生物教师  卓小利
北京鸦儿胡同小学教师 李丽星
野生动物摄影师 刘竞
新华社记者 李鑫
北京市西城区后海社区
北京爱思创新主任 薄树莲
根与芽翻译志愿者 杨迪
根与芽志愿者 李晓阳
根与芽志愿者 史悦
……
      “你好,燕子!”项目筹备期间,感谢各位专家及志愿者无私的付出!
上一条:【小组活动】青岛阳光伙伴根与芽小组-浙江芦茨溪原生湿地调查下一条:【水地图】“物种大侦探”夏令营活动圆满结束

根与芽北京办公室  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南二路77号乐成国际学校 (BCIS) ,1309室,100022, P.R.C86-10-6778-3115 / 5802 / 2757